<noframes id="jvpdh"><noframes id="jvpdh">
<noframes id="jvpdh"><form id="jvpdh"><th id="jvpdh"></th></form><form id="jvpdh"></form><em id="jvpdh"></em><noframes id="jvpdh">

    <noframes id="jvpdh"><span id="jvpdh"><th id="jvpdh"></th></span>
      <span id="jvpdh"><span id="jvpdh"><th id="jvpdh"></th></span></span>
      <span id="jvpdh"></span>

        <form id="jvpdh"><th id="jvpdh"><th id="jvpdh"></th></th></form>

            <noframes id="jvpdh">

            【核工業人】核工業功勛李冠興:一位風度翩翩的“雙料”英才

            發布時間:2021-09-02 信息來源:

              

              他是一位謙和而執著的學者,也是一位德藝雙馨的智者,在他身上,詮釋了風度與才華的完美融合,也譜寫了科學家與管理者的“雙料”傳奇,他就是我國著名核材料與核燃料科學家、工藝技術專家、新型特種材料研究及應用的奠基人、研究試驗堆燃料元件研究制造的開拓者、中國工程院院士——李冠興。

              李院士50多年如一日,勤懇耕耘在熱愛的核事業領域,為我國核科學事業的發展,奉獻了畢生精力,作出了巨大貢獻。

              我國核工業創建65周年之際,他被評為“核工業功勛人物”。

              

            16歲上清華,他是全班最小的學生

              李冠興生前在接受記者采訪談到少年求學經歷時說:“當時報工程物理系實際也沒什么道理,但我是要學工科的,第一志愿就報了清華。”

              放棄優越生活環境的他,原來早已“心有所屬”,并在16歲那年如愿考上清華大學。

              

              李冠興家庭合照,從左向右分別為:弟弟李冠雄、母親王妙珍、李冠興、父親李守仁、妹妹李冠秀

              在接到大學錄取通知書后,李冠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買丁字尺、圓規等文具用品。聽說北京很冷,他還特意為自己準備了一床6斤重的厚被子。

              自小就獨立性比較強的他,第一次離開家鄉上海,獨自一人遠赴1200多公里外的北京求學,并從此也與“核”結下了不解之緣。

              

              1957 年,李冠興(后排右一)和高中同學在北京的合影

              雖然帶了6斤重的厚被子,但北京的冬天還是把他凍得夠嗆。班里的同學知道了,就讓他去買棉花,然后大家共同給班里這個最小的弟弟加厚被褥。

              李冠興為人厚道,待人以誠,身上具有極強的親和力,這可能與他求學時的經歷有很大的關系。

              

              佩戴清華大學校徽的青年李冠興

              “李院士為人非常謙和低調,每次到深圳來,都專門打電話叮囑我們不要刻意派專人接機,讓我們感到接待李院士是一件非常輕松的事兒,沒有任何壓力。”中廣核研究院有限公司副總工周躍民回憶。

              “無論是在機關部門還是在生產現場,每當遇到職工,李院士永遠都是駐足與對方親切交談。”時至今日,二〇二廠(現中核北方核燃料元件有限公司)的許多人回憶起院士溫和儒雅的音容相貌仍歷歷在目。

              “工作上勤學慎思、專業審慎,盡顯業界大家風范;生活中溫文爾雅、平易近人,令人如沐春風。”上海核工程研究設計院燃料材料研究所所長朱麗兵至今依然記得與院士初次相處時的感受。

              

            選定碩士研究方向,做不出來就肄業!

              李冠興在清華大學師從中國工程院院士李恒德先生,學的專業是核材料。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我國核工業處于起步階段,對于核材料的研究方向和重點,大家都不是很清楚,都是摸索著前進。

              在清華大學讀完本科又攻讀碩士學位的李冠興,讀研第二年找了幾個選題,但都被導師李恒德先生否定。

              他很著急地問導師:“哪個也不行,到底要做什么才行呢?”

              導師嚴厲地說:“這我不知道,別說我不知道,全國也沒有幾個人知道!”后來李恒德先生告訴他,你的研究方向是什么,你要到圖書館去查,然后再定。

              那時只有外文資料,中文資料是沒有的。

              李冠興又經過兩個月的反復調研,發現之前確定的研究方向確實存在很多問題。

              很快,他又確定了自己的研究方向——“鈾的熱循環”。抱著做不出來就肄業的決心,李冠興拿著方案虛心向教研組里的教師們一個個地請教,完善方案。

              當時的教研組實驗條件非常差,沒有先進的儀器設備,李冠興自己動手焊起實驗架,用時鐘做控制系統。

              當時他還帶了兩個本科班,只能利用晚上翻閱大量文獻。那段時間他只能睡五六個小時。因睡眠不足,讓他消瘦了不少。

              回上海探親時,母親看到憔悴、消瘦的兒子,差點沒認出來。

              

            上海的朋友來包頭看他,不少人都掉了眼淚

              1967年,李冠興毅然決然奔赴祖國北疆,投身到我國核事業的最前沿,希望實現“求真務實,創新圖強,厚道為人,報效祖國”的人生信條。

              “我學的就是核材料專業,所以到核材料廠是最對口的。因為當時沒有人,國家需要到這兒來,大家要干一番事業。”面對國家的需要,27歲的李冠興義不容辭也無所畏懼。

              到包頭二〇二廠,是李冠興沒畢業的時候就做的決定。當時有關系要好的人建議他留在清華大學,不要去核燃料廠,但并沒有動搖他投身核事業一線的決心。

              到廠里的第二年,李冠興被下放進行勞動改造。那時他當過裝卸工,做過瓦工,也開過攪拌機。但學養深厚、通達樂觀的他,懂得怎樣將磨難化為動力,不僅與很多工人成為了朋友,還掌握了許多勞動技能。

              那個時候,曾有上海的朋友到包頭來看他的生活狀況,不少人都掉了眼淚。后來的幾年中,上海方面幾次來“挖”李冠興,讓他回上海,并許諾解決戶口、高薪、配備保姆等條件。但他為了核事業還是留在了二〇二廠。

              “因為到了上海就等于脫離了專業。”當時李冠興給出了他這一生中最執著的答案。

              

              “先生的遠見卓識和對事業的熱愛,感動了我,徹底打消了我離開的念頭。還有很多同志在先生的人格魅力感召下,以先生為表率留了下來,這批人為二〇二廠的生存、發展和二次創業做出了重要貢獻。”中核北方原總工程師任永崗回憶說。

              

            在202廠一呆就是40年,是很多人心目中的英才

              李冠興在二〇二廠一呆就是40年。他在這里擔任過組長,分室主任,副所長,廠副總工程師,總工程師,廠長等職務,并籌建了核工業唯一一個建在工廠里的重點實驗室,建成了我國首條重水堆核燃料元件生產線,也在這里完成了多個項目,攻克了很多核材料元件生產中存在已久的技術難題。一些研究成果打破了國外壟斷,填補了國內空白。

              “先進的知識基本上沒有,要到北京去查文獻,但我們不怕困難,中央給我們的任務一定要完成,想盡辦法去完成。”在一段采訪視頻中,李冠興這樣說。那個時候,他還經常從北京帶很多帶魚回來給大家吃。

              

              李冠興在二〇二廠的第一項工作是從事某重要研究,所有的事情都要自己做,包括查資料、定方案、整治設備、選材料等。

              第一次作項目報告時,李冠興就遇到了中國科學院院士張沛霖。張院士聽完他的項目報告后評價:“很好,很科班”。

              之后,張沛霖不斷地把一些科研攻關課題交給李冠興,每次他都能出色地完成。

              曾有人詢問張沛霖院士,誰夠資格評選院士?

              張院士毫不猶豫地說:“我覺得李冠興夠格。”

              

              1989 年,李冠興(左)與張沛霖在北戴河會議上合影。張沛霖先生是我國核燃料事業的主要奠基者之一

              在多年的科研生涯里,李冠興結交了許多良師益友,熟悉的人都說他是大家心目中的英才。

              “在中國,提起核燃料與核材料,大家第一個想到的一定是李冠興院士。金絲邊的眼鏡,總是梳理得一絲不茍的頭發,穿著整齊無痕的外套或襯衫。無論是艱難的技術決策,還是嚴格的專業評審,李院士用略帶口音的普通話陳述的觀點,總讓聽者如沐春風,又心悅誠服。”李冠興給中廣核研究院有限公司ATF項目部副總工程師劉彤留下了深刻印象。

              “李冠興院士在核燃料領域屬泰斗級人物,大名如雷貫耳,令我等晚輩仰慕不已。”中國核動力研究設計院核燃料及材料重點實驗室原主任王曉敏對李院士在核領域的成就與造詣十分敬佩。

              

            公派美國訪問,敢于質疑的作風反而獲得導師贊賞

              1976年,李冠興攻克了核材料元件生產中存在已久的技術難題,為當時大幅度提高元件包裝成品率和降低反應堆內事故幾率做出了重要貢獻。這次任務的完成影響很大,得到了業內人士的高度贊譽。

              1982年,李冠興被公派赴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冶金系做訪問學者。

              

              1984 年,李冠興在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冶金工程系實驗室一角

              求學期間,他經常與導師Powell教授進行學術探討,還到圖書館找來許多材料,證明導師的某些觀點是不對的。

              這種敢于質疑的作風,反而獲得了導師的認可和贊賞。回國前Powell教授在給張沛霖院士的信中對李冠興備加贊賞,認為“他是一位非常有才干和勤奮工作的年輕人。他向我顯示了他具有分析處理范圍廣泛的各類不同問題的能力”。

              

              李冠興回國前, 導師Powell寫給張沛霖的信(翻譯后手寫版)

              “與李冠興院士相識始于2010年。作為幾家聯合的特種金屬提純重大基礎研究項目的專家組組長,每個年度召開項目交流會,他都不辭辛苦,百忙之中抽出時間親自到場主持會議,對項目的研究進展提出非常中肯的建設性意見。先生儒雅的學術風范,嚴謹的治學理念,一直珍藏在我的記憶中。”

              中國科學院金屬研究所研究員劉奎追憶起與李院士的相識,“給我印象最深的是2019年3月,金屬所李依依院士率隊來中核集團交流燃料和燃料包殼方面的工作,當時李冠興先生身體就有些欠佳,但他一直堅持參加完一上午的匯報交流。會后我送他,他緊緊抓住我的手說,國家在核材料和核燃料研發方面會有長期投入,希望金屬所與二〇二廠抓住機遇,開展深入的務實合作,不辱使命。先生的囑托,至今言猶在耳。”

              

            59歲獲評院士,臨危受命當廠長

              1999年,李冠興被評為中國工程院院士,那時他59歲。

              大城市、大企業和國外的高薪聘請函也如雪片一樣紛沓而至,但李冠興絲毫不為其所動,依然胸懷家國,心有大愛,在陰山腳下的黃土地上勤奮耕耘。

              2001年,花甲之年的李冠興“臨危受命”,出任二〇二廠廠長。在那個“搞原子彈的不如賣茶葉蛋”的年代,他帶領二〇二廠職工,建成了我國首條也是目前唯一一條重水堆核電燃料元件生產線。

              

              李冠興介紹二〇二廠情況

              老驥伏櫪,志在千里。提起當時項目申請和建線時的情景,二〇二廠人都會回憶起身為工程建設指揮部總指揮的李冠興一再強調的幾句話:“同志們一定要珍惜這次機遇。如果搞不好這個項目,二〇二廠將再次落入低谷,脫困將成為泡影,同時也將給我國核電燃料元件的國產化帶來不好的影響。我們這些人將成為歷史罪人。”

              李冠興的話鏗鏘有力、語重心長,其言其情,令人為之感奮,讓當時的二〇二廠職工深感肩上責任重大。

              

              在李冠興的帶動下,大家都非常努力,在沒有外國人監造的情況下,33個月就建成了生產線,拿出了我國首套重水堆核燃料元件,不僅實現了二〇二廠的扭虧脫困,也為秦山三期核電燃料元件國產化奠定了堅實基礎。

              如今,這條重水堆核燃料元件生產線已安全穩定運行20年,高質量完成了194488根棒束的生產任務,棒束質量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作為一位為核燃料與材料奉獻一生的人,李院士最大的心愿就是造出中國人自己的核電燃料,立于世界先進行列。”劉彤說。

              2013年,國家能源局正組織召開中國首屆事故容錯燃料(ATF)研討會,李冠興不辭辛勞,主持會議,推動組建中國ATF研發聯盟。ATF國家重大專項成功立項后,他不顧高齡,在2015~2019年間頻頻往返于包頭、北京、深圳,主持學術年會、方案評審等會議,幫助ATF開好頭、起好步。

              李冠興曾說,ATF是中國核燃料趕超世界的一次重大機遇。

              作為一名學者與管理者“雙重身份”的廠長,李冠興曾多次提及評判一個人的標準——“我就看這個人的活兒干了沒有,干得好不好。”

              

              李冠興作為中共十六大代表在人民大會堂前留影

              

            耄耋之年,身有病痛仍奔走

              

              隨緣素位,是李冠興給自己樹立的人生目標。

              隨緣指要擺脫名利,順應自然,以平常心辦平常事,做一個平常的人;

              素位就是講究安守本分,作為院士就是要保守學者的本分。

              他自16歲求學清華,邁入核材料研究的大門,一生中,堅守初心砥礪前行,長期從事核材料與工藝技術、粉末冶金、金屬材料、高級陶瓷與金屬基復合材料的研究,在生產堆、研究堆和核電站燃料元件與相關組件及鈾材料等領域作出了重要貢獻。他的許多學術思想,在核事業領域影響深遠。

              

              1977 年 1 月,李冠興(后排右一)與冶金研究所金相組全體人員獲獎留念

              2004年10月, 李冠興從廠長的崗位上退下來后,受中國核工業集團公司委托,參加第三代核電站的國際招標,任燃料組組長,前后歷時3年,出色地完成了任務。

              中國核動力研究設計院四所所長易偉還記得,在2013年8月,當N36鋯合金特征化組件在秦山核電堆內考驗第一次池邊檢查結果出來后,由于缺乏歷史數據和經驗認識上積累,針對后續繼續考驗可能出現的風險和應對策略,中核集團在北京組織了專題技術討論。

              會上,出現了各種困惑、疑慮、懷疑乃至動搖的觀點。

              幸運的是李冠興院士肯定了一線技術人員開展的分析論證和主要應對措施,有力地推進了中國自主品牌CF系列燃料組件和N36鋯合金的研發進程和成功應用。

              

              2018 年,李冠興(左二)出席核電燃料元件制造技術院士專家工作站揭牌儀式

              作為業界的精英,李冠興始終用自己的堅定、堅持、堅守,在困境中持續推動先進燃料研究。

              “2011年,日本福島核事故發生,核電發展遇冷。當時上海核工院擬開展高熱導芯塊的預研工作,部分專家基于業界發展前景的悲觀預期,對研究投入持保守審視態度。”朱麗兵回憶道,“李院士充分認識到這種先進材料在后續核電安全性、經濟性提升中的重要意義,大力推動該研究內容在‘CAP1400關鍵設計技術研究’重大專項中的立項。”

              后來抗事故ATF材料成為國際熱點,高熱導芯塊成為各國重要的研究方向,李冠興院士的真知遠見為我國核燃料在該領域發展帶來先機。

              雖然已是耄耋之年,身體也有病痛,可在別人頤養天年之時,李冠興院士還在不知疲倦地整日忙碌著。

              他把工作重心從一線指揮逐漸轉到未來發展戰略研究上,多次叮囑后輩不負重托。

              2008年至2018年,李冠興院士連任中國核學會第七屆、第八屆理事會理事長,期間,在學術引領、產業發展、國際交流、科普宣傳、人才成長等方面作出了突出貢獻。

              

              2016 年,李冠興(右)代表中國核學會與國際輻照加工協會簽訂合作協議

              高瞻遠矚,鞠躬盡瘁。

              雖然李冠興院士已與世長辭,但他的功績將永載史冊!

              他的崇高品德和學術精神是留給我們的寶貴財富,

              值得我們永遠學習!

              (中國核工業報)

            国产三级农村妇女系列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白云网